西安一座汉墓中挖出女用自慰器 墓主人性别是焦点



  如果不是因为一组特殊文物的发现,这座墓,包括这次考古都不太会引起注意。但在这组文物发现后,全中国的考古圈都知道了,接着全球的考古圈也知道了。但知道后,大家都不公开谈论,多是私下说说,以致于到今日,不少圈外人都不知道这次十分有意思的发现。
 
  因为这些文物真是太特殊了。到底特殊到什么程度?先别急于知道,看看这个墓葬再说吧!
 
  此墓年代为西汉早期,位于西安北郊郑王村。这里是一处西汉古墓葬区,西临雅荷城市新家园小区,南临常青一路,东至红色行政村何志西自然村。南距古长安城很近,离唐长安城大明宫遗址约4公里,西距汉长安城东城墙遗址约3.5公里。介于汉长安城东城墙北边第一个城门宣平门与第二个城门清明门之间的东面地带。为什么要说这个?因为与下面分析这些特殊文物是谁的,谁会使用,有直接关系。
 
 
 
  此地表原存圆丘形封土7座,其中2座底径分别为20米与10米,均残高3米。当地俗称“七女冢”,但七女为谁、何时之人已不可考。1982年,这里暴露出竖穴土坑和砖室墓数座,出土陶罐、陶仓、铁釜、铜镜、玉唅、铅人、五铢钱及五铢钱范等。
 
  墓葬区面积约15000平方米。因其位于郑王村东北,故称为“郑王墓群”,此后公开考古出版物,均使用此名。
 
  据考古报告,发掘这处墓葬群,是配合建设的需要,西安一家房地产公司要在此开发房产。于是,陕西省考古研究所专门成立考古队,由时副所长王炜林研究员任发掘领队,肖健一现场具体负责,于2002年、2003年分两次对其所在区域发现的古代墓葬进行了考古发掘与清理。
 
  第一次发掘,从2002年3月开始至2002年10月结束,历时8个月,发掘古代墓葬91座;第二次发掘,从2003年4月开始至2003年9月结束,历时6个月,发掘古代墓葬72座。
 
  这篇文章要说的这座古墓,就是在第一次发掘中发现的,编号M54,是这两次考古发掘中收获最大的古墓之一。
 
  M54号墓在考古发掘时已遭破坏,有盗洞。依考古报告集《西安北郊郑王村西汉墓》,抄录如下——
 
  墓葬形制:地表以下5米被取走,故开口层位不详。方向100度,由竖穴墓道、封门、土洞墓室三部分组成。墓道位于墓室之东,竖穴式,平面呈梯形。口端残长2.90米,东宽1.14米,西宽1-38米,口端残深5.0米(距地表);底端残深6.8米。
 
  封门墓室口残留木封门痕迹,由木板竖直封门。宽1.38米,高1.20米,木板灰厚0.04米。从墓道打入的盗洞,经过封门进入墓室,封门破坏严重。
 
  墓室土洞拱顶,平面为长方形。长3.50米,宽1.38米,底面距地表6.80米,洞室直壁高为0.70米,总高为1.05米。一个椭圆形盗洞,穿越墓室南壁,打入墓室,故墓室扰乱严重。
 
  葬具葬式:墓室内残留东西向单棺痕迹,长2.20米,东宽0.70米,西宽0.50米,木板灰厚0.0 4米,高于墓室底部约0.50米,疑为积水漂起所致。
 
  这篇文章要说的特殊文物,就发现在木棺底西北部位。因为这批文物特殊,2002年5月发掘结束后,按照贵重文物及时上缴的规定,在未照相的情况下,次日便将其交给陕西省考古所资料室,并由资料室交专家进行修复。
 
这些特殊文物——是古代女性使用的自慰工具!
 
  这些自慰工具多达11件,这是中国迄今为止考古中发现最集中,且最多的一次,我之前在“梧桐树下戏凤凰”一点号中说过的河北满城汉墓中,曾发现过3件。
 
  即使在更文明开放的现代,自慰器这些用具都是欲把琵琶半掩面,女人更是羞谈此事。而在2000年前的西汉,女人性生活中已开始使用自慰工具了,这不能不让人吃惊。在小圈子首先传开后,郑王汉墓群很快引起了考古界的重视,随着考古报告的出版,国际上也都知道了,老外深为古代中国女人性生活的超前而惊讶!
 
(出土现场)
 
  这些自慰工具是在木棺底西北部位发现的,铜质的相当仿真,与真实的阴茎没有什么两样;骨质则有环纹或滑珠,可增加刺激强度。
 
  发现时,在附近的泥土上看到有残存布纹及席纹痕迹。可以知道,下葬时这批东西应该是用布包裹好,放置在棺内的。从墓室淤土中,还发现一些残铁器及陶器残片。经修复后,残铁器为小铁环与铁鸭形器,残陶片为陶缶口沿及腹部(极可能是与性工具有关的器物)。
 
  这是一种骨质自慰工具,由柄梁、侧梁、头环、中环、根环构成框架结构,根环之后有环状柄。器表因铜锈污染颜色偏青,只有部分接近正常骨色。上面的环纹,可加大对阴道的刺激,证明古人已意识到了如何增加快感。
 
  这件自慰工具是铜、骨组合物(正面),中间插有一侗生殖器。曾引起了现代性学家的极大兴趣,它上面的圆珠可滑动,能最大限度地刺激现代西方人发现的女性G点。据此文物的发现,西方人发现G点的说法应该改写,应归于中国古人名下。这也说明古代中国的性学是很发达的。
 
  这件自慰工具是铜、骨组合物(反面),手柄部分做得很像女性。
 
  这批自慰工具中的铜质工具,相当仿真,大小相当于成年男性的生死器,对龟头、茎体都是1:1仿制:冠状脊隆起高度约为0.25厘米,根部外横径4厘米,冠部横径3.6厘米;后部还有方便手握的柄子,柄长5厘米,最宽4厘米。
 
  这件比较尖。冠部仿生冠状脊隆起显著,隆起高度约为0.25厘米;茎起根至冠逐渐变小。根部,卷沿,沿宽0.3厘米,厚0.2厘米。器沿、器身上衔接一近。似椭圆形柄,柄从中部稍圆弧向下,柄长5.8厘米,最宽0.4.厘米,由扁圆形铜条制成。
 
  这件比上面的要细一点,冠部仿生冠状脊稍隆起,隆起高度为0.2厘米。茎由根至冠逐渐变小,根部有一卵圆形宽沿,沿折起,稍圆弧向上,沿宽1.6厘米。特别之处在根部,有明显的固定用三个小孔,不带柄,应该不是手握,而是固定在某处,使用时人动,但自慰器不动,可以取站位,也可是俯身,可见古人对性生活的姿势也是有研究的。
 
  铜骨质自慰工具还查插进骨质器之中,配合使用,以增加刺激。
 
  说到这里,应该问了,是什么人在用这些自慰工具?一般人会说是女人啊,当然是女人,我的意思是,这些自慰工具是谁的?
 
  M54号墓形制不大,墓主不会是像满城汉墓墓主刘胜那样的贵族,但也不应该草根空穷人,因为墓地位置不一般,近宫城。由于墓主骸骨几乎全腐烂了,仅剩的无法鉴别出男女和年龄,墓主的性别成为一大谜团。这就出现了两种可能——
 
  一墓主是男人。如果是男人,分析可能有四种人,

1、太监,太监的生殖器缺失,有死后为自己制作阳具随葬的风俗。但这不对啊,为什么一下子要制作那么多?有可能是这个太监专门负责帮助皇宫众多女人自慰用的。
 
2、变态男人,这种男人出于生理上的需要,而对女人使用自慰工具。为什么要用这么多呢,难道他有很多的妻妾?
 
3、阳萎或生理有缺失的男人。这种分析是有道理的,如果丧失生理功能,性生活中无法勃起,又有妻室,甚至妻妾成群,就需要给女人用自慰工具了,以帮助和满足她们的生理需要,慰藉一下,维系家庭的稳定,避免红查出墙。
 
  除此之外,还可能是如现代性学家刘达临一样的人——有特殊兴趣的收藏者,他在生前收集了这些时人的自慰用具,死后随葬了。
 
  二墓主是女人。如果是女人,会是什么的女人?分析认为是身边没有男人,或少男,或男人不中用,而又喜欢性生活的女人。照这个分析,墓主一种可能是独身女或寡妇,二可能是性伙伴男少女多的后宫、王公家女人。
 
  结合西汉性风俗和皇家生活,后宫女人,即妃子一类最有可能。如果真是这样,古代妃子如何解决性生活不足的问题,便可得到一个答案了,就是在皇帝不能临幸时,通过自慰工具解决。